安宁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上海第336次海葬

2019/11/10 来源:安宁汽车网

导读

东经121°45′30″—121°50′00″水域,这是上海市政府,国家海洋局规定,可进行骨灰洒灰的位置,即长兴岛中部圆沙闸至横

上海第336次海葬

东经121°45′30″—121°50′00″水域,

这是上海市政府,国家海洋局规定,

可进行骨灰洒灰的位置,

即长兴岛中部圆沙闸至横沙岛双窑烟的海域。

闲 话

老爷叔前几天偶尔看到一篇关于海葬话题的推文,笔者朴素的记述了亲戚逝去,参加海葬的过程。在上海一般人熟知的是公墓入葬的习俗,但很少有人会关注海葬这个话题。上海一直蛮超前的,死也死的很前卫。

本文已经授权转载

原标题:记录上海地区举办的第336次——海葬

这篇推文是前几天在碳LAB公号上看到的,这是一个很个人,很微小的公号,但内容一直都不错的。我记得今年清明节随我太太去嘉善扫墓,那边的嘉善陵园有一片区域专门是用来悼念海葬逝者的。几颗大树、一块石碑,朴素的同时兼具仪式感。

在上海,每年有许多人是通过海葬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,中年人大多还是比较倾向于公墓埋葬的方式,而年轻人若不是亲身经历,也鲜有人会去关注海葬或者上海的“入殓”问题。

老爷叔觉得上海这座城市,不仅仅是物质与经济上的发达,还有文化与思想上的精进,譬如入殓文化。当然,除了现在公墓土地稀缺,价格昂贵之外,很多人早就回归到了那个“小盒子”中了,老爷叔的爷爷就安葬在颛桥的寝园,那边的骨灰盒子如同中药食材铺一样,一格格的存放着许多逝者。

上海很早就开始了海葬服务,多早呢?1991年开始,而且上海的海葬服务目前暂时只对本市居民提供,选择海葬也有一定的费用补贴,1000元直接给到家属,1000元作为家属的路费。当然,这点费用对于逝者家属而言,不足挂齿。

人都终有一日离开,那时如果老爷叔的器官尚还管用,能捐的捐,余下的也海葬吧。

写在前面

这是一篇挺沉重的话题,之前写完了之后一直没有发布,有一些情绪夹杂在其中,好像很难揭露示人。

我常常去看伯伯,整个下午,我们在沙发上坐着,看手机和电脑,电视机随便丢在哪个频道就这样放着……家里似乎还有大妈妈的影子,如果发生一件什么事,我会脑补故人如果在,这时候她会用什么表情说什么话。那把她坐过的椅子,那扇她常常遥望远方的窗户,她整理过的衣柜,其实都是她。

去年八月的一天,我和王同学在伯伯家吃完饭,跟大妈妈告别,下午领证之后就去了苏州庆祝,第二天回程的路上,接到了伯伯歇斯底里的电话,你大妈妈走了。

我在这之前,和在这之后,再也没有见过他情绪崩溃,他是个坚强的男人,一直以来都撑起了整个家。

时间飞快,一年快过去了,前不久,我们参加了我大妈妈的葬礼。

我大妈妈是一个很酷的人,有多酷呢,她决定海葬。

患病三年以来,她有足够的时候准备好死亡,又或者从未有过。我只道听途说,她在决意离开的前两天,跟探望她的朋友说,我想好要走了。自然,她好友骂骂咧咧宽慰,说什么呢,一切都会好的。

然而并没有。病情如洪水猛兽,没有人抵挡得住。大妈妈为自己安排好了将行之情的“旅行”路线:强行出院,回家住了几日,最后蒙上了平日不离身的丝巾,决定不再拖累家人。

黑白转瞬,世间对常人来说并未不同,于我们却人去楼空,怅然若失。虽不及防的是留下的人,可毕竟活人总能自顾,她也自私一回,要走了不多留,药物和拖延是亲属的私心,她的遗愿便是,后事海葬。

维系了很长一段时间。我每夜临睡只要一想她,就止不住哭泣,我尚且还年轻无知,无法面对死亡这人生课。一日朋友点醒我,她说,其实放不下的是你,你大妈妈是看开了走的。

是日,我烧了一封信给她,你问我相信这字能抵达吗,我不可回答,我只知道每年清明大妈妈会写信给我奶奶,前年由我带去烧了的,我只想,传承着什么,模仿她的做法,离她更近一些。

这也是所有后事的意义,在繁杂的礼节习俗消磨中,殆尽不可面对的悲痛,让去世之人的气息存在的再久一点……

伯伯,哥,准嫂,我哥的舅,我爸,我,我们之中,谁也不知道今天会经历什么。伯伯有一张通知书,上面写了此行需要准备的东西,口罩,一次性手套...他很早就告知一些亲属这一天的仪式,但在临近之际被告知——海葬,限制六位亲属参加。

海葬的行程由殡仪馆安排,由于入土为安的思想深入人心,1999年以来,上海市也就举行了335次海葬,对庞大的人口数量来说,一点也不多。第336次的今天,一百多户家庭及骨灰,从吴淞码头上了船。

上海第336次海葬

有趣的是,人们结伴而行,带着水果,零食,饮料,带着帽子和墨镜,俨然一副出游的样子。这一刻,会暂时忘记此行的目的。

我爸在上船的时候带点激动的说,上一次爸爸坐船摆渡还是上班的时候。轮船鸣笛启动,老爸倚栏看着大海,他说,这都不算大海,真正的大海是没有边的。

上海第336次海葬

但上海的海说实话真是丑爆了,据说撒骨灰的海域,是可以通过海洋的回流冲刷进大海的,那我希望大妈妈可以漂去更美丽和原始的大海。

轮船需要航行一段时间,才能到达国家海洋局制定的海葬地点,许多人便在此拍照,或者睡觉。行程不短,我们都觉得颇为疲惫,我想,这不是大妈妈的本意,她期望的是从简,又怎么会给我们徒添麻烦。

世界上许多麻烦事,都是活人的一厢情愿。但活着,如果不折腾,又如何耗尽这漫长的一生呢?

伯伯四处张望,他曾透露过希望我用拍摄视频的方式记录下来,实际情况是,并没有特别值得记录的关于单独个人的内容,而短暂的洒骨灰过程,我也希望去参与而不是拿着相机拍摄。

于是我对他说,没事的,思念是在记忆里。他跟我一笑。我知道他的不舍。

轮船开到指定地点之后,以家庭为单位的家属们,依次排队到指定的船舱,由工作人员发送骨灰,带上一次性手套,流程是:鞠躬依次洒骨灰,撒花瓣,广播里放着哀乐,这时此起彼伏着或哽咽或嚎啕的哭泣声,人们终于面对今天出行的目的,是告别。

完成仪式后,我在围栏上站了一会儿,面对生命的飘渺和无常,无从冷静。

船舱外站了许多和我一样的人,我旁边的一个肥胖的女子,抽着烟抹着眼泪,完了,她整理了一下仪容,顺手把烟丢进大海,转身离开。

大 概侬还 想 看

印度神油抑菌

伟哥有没有副作用_正常人吃伟哥会有副作用吗?天天吃

威尔刚真伪

印度进口西地那非原料
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