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宁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一个三无青年企图建立三千后宫结果让人不可思义

2019/11/09 来源:安宁汽车网

导读

周玄暗恋这个温允云,初中时的班花,有七年,在一次同学聚会后偶然救了她1命,两人便坠入了爱河,今天终于在充满着希望、阳光的音乐声中,踏入了婚姻

一个三无青年企图建立三千后宫结果让人不可思义

周玄暗恋这个温允云,初中时的班花,有七年,在一次同学聚会后偶然救了她1命,两人便坠入了爱河,今天终于在充满着希望、阳光的音乐声中,踏入了婚姻的大教堂。

“当然,能有如此美事落在我这个无房无车无权无势的人身上,大概也只有在这梦里!”周玄心中嘶声吼叫,“老天,拜托拜托,就让这个梦永久不要醒过来吧!哈哈哈……”

他穿着黑色西装,显得特别萧洒,而温允云一身洁白的婚纱,也是引人注目,粉红色的脸上带着幸福的笑意,那么的明媚动人,周玄看着她,已经呆了!

老牧师手中托着一本《圣经》,看两人已经相互交换了戒指,便淡淡笑道:“两位,既然你们已经成为合法夫妻,那也没什么禁忌可言了。不过想要洞房,两位还得忍一忍,呵呵,现在就先来个热吻吧!”

“梦境,就是好啊!一切随着自己想要的方向发展。”

周玄十分清楚,他是在做梦!因为他救了温允云之后成了一个只有意识,却没有任何行动能力的植物人,这是件让人非常痛苦的事,连做梦都忘不了自己现在的状态。

他,是植物人!

不过周玄此刻心中还是非常幸福的,只要想到温允云还在幸福地活着,他就觉得这一切都值了!

礼堂下面,参加婚礼的年轻人这时也起哄了,嘻嘻哈哈地叫道:

“热吻!”

“热吻!”

“Kiss!”

“Kiss!”

温允云脸色绯红,头微微地下,认识到形势比人强后,也知道是在劫难逃,乖乖地闭上了眉目,等待周玄的热吻。

周玄吞了吞口水,心脏扑通扑通地跳,激动得几乎都要蹦了出来,他一手拉着温允云娇柔细小的小手,一手揽住了她水蛇般修长的小腰,慢慢地把脸凑了过去。如此近距离看温允云还是第一次,她的脸蛋不只五官美丽动人,小嘴吹气如兰,气味香甜,尤其那对嫩红的小嘴唇更是具有极大的杀伤力。让周玄昏昏然,几乎就要昏过去。真想下一刻就在洞房中啊!

在他耳中,那优美的音乐和客人的嘈杂声恍如已经消失,取代它的是心脏那轰隆轰隆的心跳声。

“这类时刻,或许只有闭上眼睛才能更好地感受它的美妙!”周玄心想着,在两人鼻尖相距只有1寸的霎时,也缓缓地闭上了眼睛。

啪!

“诶呀,妈呀!”

陡然骤变!

“是哪个忘八在这个时候出来捣乱?我要杀了他!”

周玄盛怒,在这类美妙的时刻,左脸稀里糊涂的给人甩了一巴掌,这实在是令人愤怒,千年难得1遇的黄粱美梦竟然被此人惊扰,随之破灭。

这时的周玄,就连拿大刀砍人的心思都有啊!

他感觉怀中温香暖玉般的温允云,竟然也平空消失了,而他脚步摇晃身体,不受控制向右侧倒去,狠狠地砸在地上,脸上面传来火辣辣的痛,嘴中味蕾感觉到血液腥咸的味道,耳朵轰隆一声巨响短暂失聪。右肩撞在泥地上,传来了剧痛,差丁点儿没有把骨头压碎。

“周玄,你这个胆小鬼,你的妹妹现在已经被天朝的军队抓去,可能正在被羞辱,你不想想办法去救她,居然想一走了之!你还是不是人呢?”

周玄还没来得及睁眼叫骂,胸前的衣服顿时被人一把扯着,身体像布娃娃一般被提了起来,耳中传来雷鸣怒骂。

他愣了一下!

听到这话,周玄感觉是云里看雾,莫名其妙的。

我的妹妹?

被人抓了?

这里又是哪里?

他心中充满了疑问。

周玄睁开眼睛,映入眼眶的是一张年轻粗狂而不失豪爽的脸,此刻这张脸上充满着煞气,眼中燃着熊熊怒火,死死盯着他。他愣了愣,梦境真是变幻无常啊!

这出现的又是哪路鬼怪?

周玄张了张嘴,顿时扯动了嘴上的伤口,咝,痛死了。本想骂他一顿,但是看到此人凶神恶煞的样子,心里顿时一跳,此人甚恶,不是善类,不宜招惹。

爷我是忍者神龟,我忍了!

其实,他心里畏惧啊!突然间就没了脾气,委屈地说:“可是我没有妹妹啊!”

“哼,你这个混账!”这凶神恶煞的男子,手狠狠地一推,把周玄摔落在地。

周玄被他猛的砸在地上,四仰八叉地躺着,心肝狠狠地跳了一下,差点没有掉落。

而那粗犷豪爽的男子,脸色露出悲愤,冷冷哼了一声,道:“想我莫怒一生有情有义,没想到竟然交了你这样一个无情无义的朋友,真是倒了十八辈子的霉!你不去救她,我自己去!即使是死,我也要把她救出来!”

周玄全身麻痹,呲牙裂嘴,心想真他奶奶的疼啊!

他身体剧痛,根本就没有多大心思去听那身体粗犷豪爽的男子说话。

好半晌,周玄感觉疼痛稍减,这才看清楚周围的情况,这里已不是音乐袅袅,人声浮躁的大教堂了。抬头看天,只见天上烈日炎炎,漂浮着朵朵形状奇异的白云,而远眺则是绵绵群山。

此刻,他正像一具尸体一般,躺在在1座光秃秃的山顶上。

站在他身旁的男子莫怒,身高起码有一米九,骨骼宽大,虎腰龙脊,肌肉强健,犹如一座铁塔,身穿无袖暗淡褐黄色粗布麻衣,揭露胳臂,头上长长的黑发高高束起披在身后,纯属古代农夫打扮。此刻正气愤愤地盯着他。

周玄低头,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打扮,发现与莫怒身上的打扮一般无二,也是短袖麻衣粗布。但是,他的身体十分瘦弱,与莫怒那副连男人都想多看几眼的身材比起来,简直就是个破麻袋。

周玄愣了愣,想破脑袋也想不清楚,这梦境变幻迷离,眼前又是演的哪一出?

莫怒捏着拳头,见周玄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,心想周玄种无情无义的渣滓是没救了,立刻转身,愤然向山下走去。

周玄看着周围一切,愕然,心中嘀咕:“这梦境也太他妈的真实了吧!高山风大,风声如狼!身体的麻痛,腥咸的血腥味,泥土的芬芳,群山如画,秀丽山河!已超出了梦境,啊……”

他惊叫了一身,心中怦怦跳动:“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不会是穿越了吧?居然俯身到了一个与自己同名同姓的人身上,真是奇妙啊!”

刹时间,周玄内心汹涌澎湃,他读过网络小说无数,没想到今天他也会成为穿越潮流的一员,从地球穿越到了另外一个世界,从一个不能动弹的植物人变成一个可以随意行走的人!

心中十分激动,热血澎湃,随之忍俊不禁仰天哈哈大笑起来,眼泪都笑得掉了出来。

真是苦尽甘来,置于死地而后生啊!

居然穿越了!

我竟然穿越了!

“莫怒兄弟,请等等!刚才是在下愚钝了,好得莫怒兄弟的一顿怒骂,我终究恍然大悟,明白了情义二字。我现在就跟你去救我mm。”

周玄捂着左边还火辣辣剧痛的脸,拔腿追上去,哈哈笑道。心中高兴啊!穿越来到这个没爹没娘的世界,总比在地球当植物人等死来的划算。

莫怒停下脚步,转身看向周玄,感觉十分奇特,他是不太相信自己的话居然骂醒了周玄,不过还是忍不住激动,两手捉住他的肩膀,“周玄兄弟,你终于觉悟了过来,真的想跟我去救你mm?”

“固然了!”周玄嘿嘿笑着点了点头。不是他正义感超常,而是这荒山野岭,他怕!

“我觉得你还是留在山上为好,你的实力太差了,去了也帮不了什么忙!”莫怒想着,抓了抓头,犹豫了一会儿以后说。

周玄一个跄踉,差点没有跌倒。敢情这莫怒打他一巴掌是为了好玩。

“莫怒兄弟,话可不能这么说,虽然我没有你那么强健,不过怎么说我也读过那谁谁谁孙子写的《孙子兵法》,头脑灵活,出谋划策还是可以的。你就让我随着吧!”周玄十分殷勤,脸上堆满了笑容。

他心中其实计较着:刚刚来到这个世界,对这里非常不熟悉,在荒山野岭之中的后果基本上只有两种,1是饿死,二是被野兽杀死。横死竖死,都是死!倒不如随着莫怒去救人,也许还有一线生机。现在就是抱着莫怒的大腿,也得让他把自己带上。

莫怒听了周玄的话感到非常疑惑,想了下才问道:“什么是《孙子兵法》?我怎么没听说过呢!”

“那是我之前看过的一卷破书,主要是教导人如何使用阴谋诡计的。你没听说过也实属正常!”周玄哈哈笑着敷于道,心中偷偷乐着,有《孙子兵法》在手,应当能在这个世界占据一席之地了吧!

莫怒眉头一皱,劝道:“周玄兄弟啊,这阴谋诡计毕竟是落了下乘,只能爽快一时。在这个世界只要拥有绝对的实力,就能打破一切阴谋诡计,你平时还是应当多多修炼,提升实力才是。”

“哦?”周玄感到很吃惊,自己难道是穿越到了异界大陆,崇尚武力至上的大陆不成?

周玄重生来到了一个崇尚武力的世界,竟然得知自己的mm给天朝的士兵捉了去,必须立刻展开救援。

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随着我去吧!”莫怒答应了周玄的要求,转身继续向山下走去。

周玄连忙跟上莫怒,两人一路向山下走去,他的脸上照旧保持着一副嘿嘿的笑意。感受着手脚动作带来的那种奇妙,心中感慨万分,人生最大的乐事,莫过于活着!

“莫怒兄弟,不怕跟你说,你刚刚一顿咒骂,虽然让我恍然大悟,明白了情谊二字,不过你下手实在有点重。让我思维有点混乱,一时忘了不少东西。”

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,最怕的就是人生地不熟,如果是一个法治社会也罢,但如果是一个匪徒横行,杀伐不断的世界,自己可要更加当心才是。

莫怒瞟了眼周玄,当看到他左脸上那个赤红色且十分清晰的掌印,脸色顿时为难,挠了挠脑袋。

“这里是哪里?”周玄问道,脸上堆满可恭的笑容。

莫怒愣了愣,愕然向他的脸看去,“这是天子峰!你怎么会连这个都忘记了?”

突然!

“啊!”

突然,周玄惊叫1声,脸皮坚硬,脸上的筋拉得发疼。

我顶!

脸抽筋了!

“兄弟,帮帮忙,给我右脸来一巴掌!”周玄还是保持着笑容,嘴唇快速开合,对莫怒说道。他现在也顾不得被莫怒甩脸痛不痛的问题了,如果一个处理不好,自己这辈子就成了脸瘫,到时后悔都来不及。

“你想干什么?”莫怒觉得莫名其妙,疑惑地看着周玄,莫非自己一巴掌把周玄打傻了不成。

“妈呀,我的脸……抽筋了!”

周玄有点手足无措,在穿越之前,充当一个有意识却没有行动能的植物人一年,在那一年里,内心当中充满了恐惧、绝望、不甘,忍受着内心的无尽煎熬,那种痛苦的程度就如坠入了十八层地狱。今日能穿越到此,算是完全摆脱。自然是高兴万分,一时不能自禁,竟然笑到了面部抽筋。

虽然脸在抽筋,可是周玄还是觉得非常幸福。那些脸笑到抽筋的人一定也是这般心思!

周玄一看,这莫怒也是手足失措,明显指望不成,心中一横,右手在揭穿的左手手臂处狠狠拧了一下,一阵剧痛传来,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手臂上,头脑中那股穿越至此的喜悦略微冲淡。笑容顿失收殓。

周玄大声惨叫,诶呀。

他的脸差点就脸瘫。虽然他喜欢笑,但是如果出现死肌,一生都披着坚固的笑容,未免乐极生悲。

被拧的地方已变成青紫色,火辣辣的痛犹如抠下了一块皮肉,剧痛刺进他的脑海!

啪啪啪!

周玄轻轻地拍打着脸,克制着自己,可千万不能再笑。心里感慨万千,人生痛苦的事又要加上一条,就是想笑却不能笑。

莫怒眉头轻皱:“你没事吧?”

他还以为自己把周玄打坏了。虽然这一切都是为了周玄好,但是那种罪恶感依旧缠绕在他的心头,不由得十分内疚。

“没事!没事!”周玄摆了摆手,这时候脸色不笑不冷,心想还是对莫怒坦白一点吧。接着对莫怒慎重地说道:“莫怒兄弟,其实我患了失忆症。”

“失忆症?”

这时莫怒当真是大大吃了1惊,怪不得眼前这周玄给他的印象如此陌生,不由得瞪着眼睛问道:“那你为何还记得我?”

“我只知道你的名字,由于你刚刚说过!”周玄两手努力挤压着脸皮,尽量不让自己笑出来。

啪!

莫怒走上来,扒开周玄压在右脸上的手掌,周玄还没有反应过来,莫怒已经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他右脸上。这一巴掌力度与之前那一巴掌一般,犹如铁掌,绝对不轻,顿时把周玄狠狠打翻在地。

周玄全身酸麻乏力,眼睛充血,听力失聪,右脸火辣辣的痛,牙齿都坏了几颗,一股咸中带腥的血液流入喉咙,整个人如随风飘荡在海面的轻舟,天地都在震荡,两眼泛白,差点就回了老家。

他躺在地上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,心中只有一个动机,这莫怒难道疯了不成?

“周玄兄弟,你的记忆恢复了吗?”

莫怒急匆匆走到他身边蹲了下来,颇是担忧地向周玄问道。

“莫怒!你!……要是再甩我一巴掌,我……我就不是……恢不恢复记忆……那么简单了,有可能是……魂游身外……直接投胎去。”

周玄微微睁开眼睛看着莫怒,被他这一巴掌打得全身酸麻,力气十去八九,只能颤着已失去了大半感觉的嘴巴断断续续说道,现在他心中满是怒火,恨不得跳将起来狠狠踢莫怒几脚。当然他是不敢的,不然他就是拼了最后一丝力气,也要视野这个目标。

“对不起!对不起!”

莫怒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,“我以为你鬼上身了呢!传闻这山林野地多有野鬼,人心不稳的时候他们就趁机夺取人体,希望重生。只要扇一巴掌就能把野鬼给驱逐出身体,所以……”

周玄心中1惊,心脏顿时轰隆轰隆地跳了起来,实在是怕了这个莫怒,背脊冷汗涔涔,要是让他知道自己是附体重生,非把自己抽死不可,嘴也不哆嗦,连忙敷于道:“我之前是个无情无义的人,现在记忆丢了反而懂得了情义二字,我觉得丢失记忆也何尝不是一件好事,你就不要再费心给我恢复记忆了。”

倒霉!周玄心中哀叹,不过,这莫怒也是一片好意,刚刚那一掌显然是白挨了!

“嗯……你说得对!”莫怒看着周玄左右脸颊上的掌印,更是为难,讪讪笑着挠了挠脑袋。

“我现在已没有了记忆,丢失了很多常识。我问你,现在是什么朝代?”周玄休息了一会,才从地上坐了起来,两手都不敢去碰身体,由于现在碰哪里,感觉都是痛。心中疑惑至极,才来到这里便被扇了两巴掌,也太倒霉了些。

“什么是朝代?”莫怒眼中充满了疑惑,对朝代这个名词很是好奇。

周玄心中再是一惊,原来这个世界没有朝代之说啊!

周玄思量一下,不敢再这样问莫怒,怕莫怒发现自己的诡异,转而问道:“那你说说我妹妹是怎么被抓起来的?也好让我想想办法,该如何去救她比较安全!”

“事情是这样的,在今天早上我们从村里出来打猎后,那该死的问天朝士兵又来打秋谷,后来,我们偶然碰到其他逃亡的村民才知道这件事。可是依照之前的习惯,我们村都能预先接到警报,先一步走入深山中躲避,应该没有大危险才是,但是我们到了这里三个时辰,却还是没有看到你妹妹。”

莫怒捏着拳头,两目泛起火光,哼了声继续道:“而我和你还有你妹妹有约定,如果走散了,就来这天子峰峰顶会合,没想到已经过了三个时辰,可是你mm还是没有出现,所以我判定她十有八九是被捉了起来。真是可恶。现在,那些问天朝的军队在村子旁边搭起了营寨,你mm一定就在其中,现在我们必须得去救她!”

“我们的父母呢?”

“我们三人都是孤儿!”莫怒低头看着泥土,带着一丝悲伤的语气道。

“问天朝的那支军队有多少人?”周玄又问道,他觉得两人去与一个军队对抗,要从中救出一个人,这事怎样听着都有点悬。

“一千!”莫怒有点意气消沉,豪气万丈的人这时看起来就像一个过完冬,刚刚从洞中爬出来,精神恍惚的熊。

周玄心中惊骇,乖乖,这可是一千人,这莫怒还真以为自己是刀枪不入的高手吗?

“你修炼过武学吗?”周玄瞟了莫怒一眼,心中暗赞,这人的胆量倒是十分不错。从莫怒的表现,可以看出,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安全救出自己的mm,而且莫怒也知道其中危险重重,却依旧选择去救人,可见此人心肠不坏,像极了金庸笔下赶赴聚贤庄的萧峰。只希望他的武功也有那萧峰一般高才好

莫怒听到着,有点洋洋得意,“我莫怒虽然连练气修仙秘籍都没有见过,不过自小勤练筋骨,现在全身气血旺盛,能日行千里,拥有千斤之力,已经达到了修身境第一层炼血期的极致,乃是村中第一高手。这支问天朝军队只属下流,其中未必有人能胜得过我。”

周玄微微1惊,听之前的话心中1喜,还想向他借武学秘籍来修炼呢,听到后面的话是感觉是没戏了,不过还是让周玄兴奋不已。从这只字片语中,周玄知道自己是来到了一个修真世界中,那以后岂不是长生有路了!

不过首先这妹妹还是要救,无论怎么说,这副肉体的主人对自己有献身恩泽,自己也不能丢下他mm不管。周玄微微笑道:“你有此修为,那再好不过。现在我们就去救我mm!”

“那好,等天色昏黑之后就伺机出手。”莫怒点头说道,脸色沉重,要想从千军之中救出1人可不是容易的。

要在千军当中救出1人,周玄心中其实也挺害怕的,不过还是渐渐镇定了下来,“自己能穿越重生,离不开这具身躯主人的恩德,今日我会尽心尽力去救你妹妹,如果能把你的mm救出来就当我报了这份恩德。如果不能,也请你千万不要责怪,就当可怜可怜我,把这躯体借给我好了。”

天色已昏暗了下去,密云遮月,伸手不见五指。

周玄与莫怒,在黑暗之中,终究潜伏到了问天朝军队营寨外五十米处的一处丛林里,透过丛林枝叶偷偷视察着那些从营寨当中出出入入的士兵,营地之中火光冲天,倒是方便了两人窥探。

两人这时候正在思索着给如何救人。

周玄趴伏在地,狠狠地抓着头上的头发,努力回想着《孙子兵法》,可惜这时除老是在自己脑海徘徊的‘三十六计走为上计’这一计以外,其它三十五计此刻都纷纭选择了开溜,真是丰衣足食养出大蛀虫。

但是此次偏偏是不能逃跑的!妈的,办法办法,该用甚么办法好呢?

喜欢的麻烦点个赞,本文后续内容,请打开微信+朋友关注公众号:kanshu67 然后在微信公众号里面回复 138 便可以继续阅读

伟哥副作用_偶尔用一次伟哥有副作用吗

印度神油怎样购买

伟哥是什么东西_伟哥是什么意思

常人枸橼酸西地那非

标签